何以为家?!叙利亚难民家庭冒死偷渡的背后!

原标题:记者观察丨何以为家?!叙利亚难民家庭冒死偷渡的背后! 即使是在疫情期间,土耳其境内的难民仍在试图经有土耳其偷渡进入欧洲。难民偷渡为何屡禁不止?偷渡事故频发,是什么让他们如此锲而不舍?总台记者采访了曾三次冒险偷渡均未成功的叙利亚难民家庭,一起来看他们的遭遇。 为了躲避战乱,14岁的穆罕穆德跟随家人来到邻国土耳其。半年前父亲病逝,举目无亲又一直找不到工作,母亲决定带着他和弟弟易卜拉欣偷渡去欧洲。半年多时间,他们已经偷渡了三次,但都没有成功。现在他们租住在伊斯坦布尔郊区一栋居民楼的半地下室。 △图为穆罕穆德和弟弟易卜拉欣 总台记者 陈慧慧:穆罕默德一家住在一个半地下室,这个老房子是由当地难民救助机构提供的。所有的家具也来自于捐赠,但是现在因为他们的积蓄快要花光了,所以一日三餐成了大问题。 一袋面包就是穆罕穆德和母亲以及弟弟一天的食物。三次偷渡,前前后后已经花掉了他们几乎所有的积蓄。 穆罕穆德说,他们从社交网络上找到蛇头的联系方式,三次偷渡都是去的伊兹密尔。因为伊兹密尔与希腊离得非常近,那里也是偷渡者们的常规路径。在伊兹密尔,偷渡价格已是公开秘密:1200美元起,儿童减半,两岁以下婴儿免费。付钱方式可以有很多种,最流行的一种是通过中间人,即找到一个难民与蛇头双方都能信任的人,难民把钱交给他,等到偷渡成功,中间人再把钱转给蛇头。但穆罕穆德一家三次偷渡都没有成功,钱却要不回来了,还差点丢了性命。因为他们乘坐的偷渡船严重超载,被希腊海警拦截后,差点翻了船。 △图为穆罕穆德一家搭乘偷渡船 穆罕穆德的母亲 哈蒂普:我以为完了这将是我们人生的最后一天,开始时我们都准备接受死亡,因为看到船里的水越涨越高,大家只能徒手将水往外运。我的小儿子易卜拉欣说妈妈快让我睡过去吧,这样我死的时候就不会感到痛苦了! 三次偷渡,几乎每一次都会遇到危险。但穆罕穆德说,他并不害怕。因为在叙利亚度过童年的他,几乎每天都要面临死亡。 叙利亚难民 穆罕默德:在叙利亚我们时刻都要面对死亡,时刻都活在死亡的阴影下。有一天一枚炸弹突然击中我们家附近,我先看到强光瞬间扑面而来,火焰吞噬了我所用的电脑,随后立刻感到火焰灼烧了我的脸。那时我刚9岁弟弟7岁。过后我们出去看到一位母亲抱着一个小孩子,手里还捧着一颗心脏,她说这是我儿子的心脏。 穆罕穆德一家的偷渡经历并不是个案。在伊兹密尔,几乎每个偷渡者都有自己的惨痛经历。有人曾在12天里尝试9次,每次都掉进海里,或是被海岸卫队救起,或是自己游回岸边;还有人一生积蓄被人骗走,却连海边都未曾去过,至今仍流落街头。 △图为伊兹密尔街头无家可归的叙利亚难民 风险高成功率低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难民想要偷渡去欧洲?数据显示,目前土耳其有超过400万注册难民,但还有相当数量的难民没有合法身份。没有合法身份的难民只能打黑工,薪水低廉,没有保险,子女无法上学,还面临着被驱逐的风险。而即使拥有合法身份获得临时居住证的难民,所享受的权益和保护也是“临时”的,也就是说,即使在土耳其生活几十年,也无法像当地人一样享受平等的权益,比如不能跨省工作等等,这种“临时性”身份,让他们的生活永远悬在半空中。 哈蒂普说,战乱这么多年,他们在叙利亚早已没有了家。在土耳其,他们也看不到希望,不如赌上一把。而事实上,从逃离家园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这些难民们颠沛流离无以为家的生活。 千辛万苦从叙利亚来到土耳其,经历了无数次冒险甚至还有生命危险,现在积蓄也几乎全部都要花光了,但是哈蒂普说,她不想放弃,为了孩子们的未来,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,她还想继续尝试。(总台记者 陈慧慧)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www.jgw987.com  E-Mail:23365892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