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华秋实上市:核心艺人鹿晗,揭露娱乐圈“吸金”金字塔

风华秋实上市:核心艺人鹿晗,揭露娱乐圈“吸金”金字塔

作者| 喜火

来源 | 格隆汇新股

提供IPO领域专业资讯,关注格隆汇新股

近期,“郑爽事件”沸沸扬扬。与明星的真面目被一同解开的,是娱乐圈的超高收入。

郑爽名下多处豪宅曝光。网友综合爆料指出,作为演技与形象一直备受争议的90后明星,郑爽多次在单部电视剧中获得近亿的片酬。其片酬屡成为相关影视剧制作中最大的支出。新浪娱乐前记者爆料,其在“限薪令”后仍获超亿的片酬;近日,该影视剧的制作公司——北京文化陷入财务造假风波被查,印证当中或有猫腻。

更有网友指出,郑爽立志于自己运营,绝不让中间商“赚差价”,是她能快速敛财的第二大原因。

中间商,是负责明星相关事务的公司,通常以抽成的形式从明星收入中获取报酬。韩国拥有世界闻名的造星工厂,它们对旗下艺人的收入抽成极高,从五成到九成不等。

近日,“音乐造星工厂”风华秋实向港交所递表。风华秋实是娱乐圈的“中间商”。根据招股书,公司管理10名音乐艺人及10名练习生艺人,包括鹿晗、黑豹乐队、魏大勋。鹿晗是娱乐圈过去的“四大流量”之一。流量为王的时代,流量即等于金钱。鹿晗毫无疑问是公司的“顶梁柱”(2018年收入占七成)。

风华秋实的发展深度与顶流的事业绑定。其招股书,又将直接揭开娱乐圈什么样的“吸金”真相?

中间商=吸血鬼?

风华秋实是一家在中国经营超过10年的音乐娱乐服务提供商,主营业务包括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业务、演唱会主办及制作、艺人管理。其中,艺人管理业务仍在发展期,表现较弱;前两个业务才是公司的核心业务。

根据灼识咨询报告,按2019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产生的收入计,风华秋实在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8位,市场份额约为0.6%;在总部位于中国的音乐唱片公司中,风华秋实排名第7位,市场份额约为1.5%。

风华秋实的成名之作,是2010年主办的摇滚音乐节《怒放》。音乐节共两场,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办。演出的歌手包括崔健、汪峰、许巍、郑钧、朴树、唐朝乐队、信、齐秦、黄家强、黑豹乐队、罗大佑等超过20位摇滚艺人,吸引超过45,000名观众,创下当时的内地摇滚音乐史上的票房奇迹。

多年过去,风华秋实在娱乐圈中已经很少倍提及,但其却拥有顶流(顶级流量)明星鹿晗的唱片约。2018年,鹿晗贡献了7,091万元的直接应占收益,占总营收比重高达70.6%,是风华秋实的“王牌”。2019年,鹿晗贡献的收入快速下降至1419万元,同年风华秋实的收入同比下降44%。公司收入与鹿晗的相关收入息息相关;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可以从公司的财务状况侧面看出娱乐圈顶流的收入。

图:来自顶流鹿晗的收入

公司与鹿晗的合作良久,最早可追溯至2015年,可以说是鹿晗从韩国回国发展的最早一批合作公司。2014年底,鹿晗申请与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的合同无效,从韩国回中国发展。2015年,风华秋实为鹿晗举办了首场会,并支持鹿晗发不了首张个人mini数字专辑《重启》。虽然合作较为稳定,但是不代表着鹿晗会一直选择风华秋实作为合作对象。高度依赖同一个明星,对风华秋实并非好事。

鹿晗在韩国演艺圈时候,属于SM娱乐。这是韩国最出名的造型工厂之一,同时因抽成严重被称血汗工厂。媒体爆料,SM娱乐和旗下艺人,在专辑和周边商品上的抽成比例甚至能高达惊人的95%:5%。虽然风华秋实抽成比例低很多,却依然不少。

2018年,风华秋实来自鹿晗的收入为7091万元,支付给鹿晗集团的采购成本仅为近千万,由于招股书并未披露,我们不能得知鹿晗的艺人薪酬是否另行计算。但从整体的毛利来看,2018年风华秋实在扣除艺人、舞者及乐师的薪酬、音乐版权、音乐录制相关费用,以及演唱会场地租赁成本等成本后,公司仍有接近51.54%的毛利率,是音乐艺人背后默默无闻的大赢家。

娱乐圈吸金能力排行榜

音乐排第几?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做音乐的“吸金”能力,在娱乐圈可能属于底层。风华秋实并不拥有鹿晗的经纪约、商务约、影视合约等。这是为什么风华秋实虽王牌在手,但规模难以做大。2019年,风华秋实的收入才0.56亿;而SM娱乐营收超过30亿,SM娱乐还拥有艺人的经纪约、商务约。

章子怡最近曾在节目上发出尖锐的提问:“为什么都要来当演员呢?难道演员是一个最低级的职业吗?所有人都要来这里分一杯羹!”事实上,明星挤破头来当演员,并不是因为演戏的门槛低,而是因为钱“来得”非常快。

在娱乐圈的限薪令前,在影视剧中获得过亿片酬,是常见的现象。根据华策影视2017年年报显示,电视剧《凤权弈天下》,支付南京云鹰低飞影视文化工作室劳务费9800万元。而该工作室的法人代表是“谋女郎”出身的倪妮。从鼎龙文化的年报可以看出,2017年、2018年两年间,鼎龙文化向周冬雨的工作室支付1.09亿元薪酬,向罗晋的工作室支付7700万片酬。而鼎龙文化本身,因两年亏损高达21.16亿,在2020年戴上了ST的帽子,距离退市一步之遥。演员及其工作室,吸光了影视剧制造商、发行商和平台的血。

除此之外,明星商务代言的吸金能力也十分惊人。根据伪造易烊千玺代言的诈骗案的判决书,骗子宋某伪造易烊千玺代言合同与某化妆品公司签约,收取1696万元代言费和600余万元拍摄费。一般明星将拥有多个商务代言加身,以此推算一年过亿元收入,似乎轻轻松松。

而看回音乐领域的收入。从风华秋实的招股书看,2018年鹿晗系列演唱会,动员总人数达13万人,共贡献高达5590万元收入。整体来看虽然不如代言收入和片酬,但亦不低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演唱会的成本比起明星出演戏剧和代言,需要支付更多的成本,包括场地租金、工作演出人员、设备租金等,因此实际到手的收益大不如演戏和商务。

鹿晗作为顶流,拥有更高的定价权和观众数量。可以说,鹿晗的演唱会收入能代表了流量的天花板,其他一般歌手的收入相比更是会大打折扣。以2019年的数据看,风华秋实来自其他艺人的演唱会收入仅为79.2万元。而风华秋实作为整套方案的提供商,能获得的盈利,将大幅受制于演唱会的总收入以及较高的成本。与其他类型的经纪公司相比,同样拥有顶流的风华秋实,似乎比较吃亏。

图:公司部分艺人演唱会收入

而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业务更是辛苦活。2018年、2019年,风华秋实的音乐版权许可业务实现收益分别为3044万元、4926万元;其中,鹿晗贡献的收入为1486万元、1419万元。而艺人获得的收入同样很少:2019年,支付给鹿晗集团的费用水平,已超过其他艺人整体水平两倍,仍只有226万元。出歌这种事情,已经沦落为娱乐圈最贫穷的事业。在趋势下,风华秋实的业绩增长也备受压力。

结语

唱片工业的衰落,是音乐吸金能力不如其他领域的最大原因。传统唱片时代,受欢迎歌手能做到动辄几百万的销量,纯出唱片是可以获利的。但互联网时代的带来,使得音乐的付费意愿大幅下降。今天,音乐已经变成最不”值钱“的一门艺术。现在很多歌手出唱片,是烧钱;想要赚钱,就必须依靠演唱会、商演,甚至跨界到拍戏、录综艺。

年收入过半亿的风华秋实,已经是在总部位于中国的音乐唱片公司中,排名第7位。音乐娱乐服务行业,或大势已去;在滚滚浪潮中唯一强势伫立的,将是以腾讯音乐为代表的互联网音乐娱乐平台。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www.jgw987.com  E-Mail:23365892@qq.com  

观看记录